新聞資訊

    央地聯動下的集采全國擴圍:藥價階梯式下降

    信息來源:發布時間:2019-12-16【字體:
    1月29日,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領導小組印發《關於以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為突破口進一步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若幹政策措施》(下簡稱“《措施》”)。《措施》除了強調吸收前期集采的優勢經驗有序擴圍之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對央地互動的強調,尤其是對國家集采範圍之外的巨大體量的藥品采取以省為單位的或其他形式的集采。不像逐步擴大的國家集采,地方集采將納入大部分藥品種類,而國家集采則會在地方的基礎上進行選擇,央地互動將對市場形成更大的衝擊。
    自從2018年開始實施4+7藥品集采以來,藥價下降幅度之大超出市場預期。但由於國家集采的品類相對較少,大部分藥品仍能獨善其身,即使到2020年納入全部通過仿製藥一致性評價之後的品種,也仍然隻是少數。對於國家醫保局來說,不可能花費如此之大的精力將全部藥品納入集采或談判,肯定是重點關注全國用量大且費用較高的品種。《措施》也強調了“優先將原研藥價格高於世界主要國家和周邊地區、原研藥與仿製藥價差大等品種,以及通過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基本藥物等納入集中采購範圍”。
    除了國家集采的品種,大量沒有過評的品種和獨家品種的集采如何展開,中央政府將這一部分暫時交給地方來處理。《措施》提出了“對未納入國家組織集中采購和使用範圍的藥品,各地要依托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台,借鑒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經驗,采取單獨或跨區域聯盟等方式,在采購藥品範圍、入圍標準、集中采購形式等方麵加大改革創新力度,形成國家和地方相互促進的工作格局。鼓勵探索采取集團采購、專科醫院聯合采購、醫療聯合體采購等方式形成合理價格,鼓勵非公立醫療機構、社會藥店等積極參與,共同推動形成以市場為主導的藥品價格形成機製”。
    這裏有三層意思,第一層是地方的集采主要依托省級集采平台,未來的集采不論采取何種形式,最終在省級平台上完成將是比較明確的。第二層是在借鑒國家集采的的經驗上,鼓勵地方搞創新,形成央地聯動。地方的創新可有多種形式,無論是單獨一省還是跨區域聯盟,無論是藥品選擇範圍還是集采形式,都可以進行探索,如果地方實踐較好,中央未來也可借鑒,這意味著未來的地方實踐將不局限於國家的形式。第三層是醫療機構自己組織起來參與集采,雖然目前的國家和地方集采都是在醫院用量的前提下來進行以量換價的,但仍然是被動參與。希望通過推動醫療機構自己組團參與集采來形成一個支付方與服務方聯手壓價的模式,最終形成一個更為接近市場化定價的藥價。
    央地聯動不僅僅局限於集采,更關鍵的是醫保支付價的實施。《措施》明確了“在考慮藥品質量和療效的基礎上,從國家組織集中采購和使用藥品以及談判藥品開始,對醫保目錄內藥品按通用名製定醫保支付標準,並建立動態調整機製”。集采隻是藥價控製的手段,核心是通過集采形成醫保支付價,從而推動藥價的形成機製更為合理。
    而在7月22日,國家醫保局發布的《關於建立醫療保障待遇清單管理製度的意見(征求意見稿)》裏,“各統籌地區可按照國家規定,製定藥品、醫療服務項目和設施以及適應各種支付方式的醫保支付標準。國家統一製定支付標準的,按國家規定執行。”這意味著醫保支付標準未來將主要由各省自己製定,但如果國家製定了統一的標準則必須按照國家標準來確定。
    從一直開展的某些地區的聯合采購來看,幾個省聯動產生的價格也有可能會成為部分地區共同的醫保支付標準。在這一過程中,國家醫保局和各地區形成聯動,特別是在部分藥品快速放量的情況下,國家醫保局可隨時進入市場開展全國集采。在集采曆年數據的支撐下,以量換價的模式將推動集采藥品階梯式下降。而在央地聯動的過程中,由於國家集采的年度更新和地方集采的年度更新錯峰進行,藥價不僅在全國麵臨逐年階梯式下降,在地方也會麵臨相似的境遇。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藥品種類都會麵臨壓力,這意味著藥品市場的全麵挑戰真正來臨。
    當然,集采擴圍仍然需要各類工具保障,《措施》從外部的醫保基金監管和醫藥價格體係的監測,到內部的醫療服務的精細化管理、用藥管理、薪酬和醫療服務價格等都提出了全麵的舉措,以保證從中央到地方的集采能夠最終成功。
    隨著集采從國家層麵向地方滲透,未來集采的創新模式將會較多,央地聯動不僅將吸納地方的有價值的創新試點,向全國擴展,也將帶動醫療機構主動進入集采,真正參與到藥價的有效控製。配合多層次醫保支付製度改革,最終轉變醫生經濟動力將是改革的終極目標。(健康界)
    分享到:

    聯係我們|集團郵箱|網站地圖|下載中心|隱私條款

    版權所有@2012年 皇冠AG娱乐醫藥商業集團 京ICP備17025906號-2 證書編號:(京)-非經營性-2013-0025

    利潤中心: